• 任会生:到这里 浪子回头
  • 出处: 作者: 上传时间:2016-04-07 点击数:
      我对出家人的误解
      
      我与(净慧)老和尚缘分挺深。大概是在2003、2004年吧,我已经接触到了老和尚,那次是我没事的时候去柏林寺玩,在院里看见老和尚,当时心想:“哎,这个老和尚法相庄严,挺有威仪。”师父看起来并不年老。因为不熟识,也没上前和老和尚说话招呼。
      
      确切地说,有数次与老和尚亲近的机会都错过了。
      
      2004年左右,有一段时间,我注意到原来吃肉喝酒的四哥,居然改变了以往的习性,成了素食主义者。那会儿我还不信佛。我就琢磨我四哥这是怎么了?后来听别人说他是因为亲近老和尚后就变成了这样子,当时我父亲和我说:“不行啊,不吃肉怎么可以?不利于身体健康。”并且嘱咐我一定要劝他,改回来。但我多次劝说四哥,但是似乎于事无补,四哥还继续吃素。我奇怪,这位老和尚这么大的力量,竟能让我哥如此改头换面。
      
      从那起我就特别注意老和尚了。
      
      可是因为当时我还不信佛,对佛教对和尚有一些误解。我一直觉得和尚是“坏人”,以前我对和尚的感觉就是“不劳而获”而且是走街串巷要钱要物的。一直认为他们不种一粒米,不挣一分钱,还不是又要这又要那,总之就是骗钱的。现在我四哥总跟和尚学,我就以为跟着和尚学就是“上当”、就是“迷信”。
      
      后来,我四哥家的房屋建设、工厂扩建,他都要请老和尚过来走走,我心里头有种感觉,那就是又骗钱来了。我从没想过,有一天我居然会信佛教,会皈依到老和尚门下。
      
      又是一回,四哥把老和尚请来,我也去了,面对面看到老和尚。他老人家对我说:你有大福报与佛有缘。我就不耐烦地说:算卦的都这么说。师父又双手合十主动向我问好,我就有些逆反,伸出左手不恭敬地要跟师父握手,事实上,我是有挑衅的意思的,老和尚依然和蔼地握住了我伸出的左手。那一刻,心头触动,我感觉这个和尚不是坏和尚。
      
      类似这样不尊重师父的事有三次。我年轻的时候,习气重,气盛,不怕天不怕地的,跟人打架斗气,也很经常。那时候,我的心是漂泊的船,没有岸可以停靠。那时候,我没有找到一种力量,让我彻底敬服。
      
      他如父亲般让我依靠
      
      2008年,打击接连而来,是我最烦恼的时候。我投资的企业由于经营不善举步艰难。作为我精神依靠的老父亲也去世了。心情极度低落,家庭和情感也随之出现了挫折。一个好强的男人从此没有了似女人、孩子般可以依靠的肩膀。我感觉我的骄傲像大山一样崩塌了,我在家几乎不吃不出门待了十二天,瘦了四十多斤。
      
      四哥看我闷闷不乐,邀我去寺庙听老和尚讲开示,劝我说听完心情一定会好。因为心生烦恼,杠子头性格的我听了四哥的话就不服地说:“我要是问几个问题,老和尚不能回答出来,怎么办?”
      
      一向谨慎的四哥,胸有成竹地说:要是老和尚不能回答你的问题,我把厂子给你。我想四哥这次一定会输。
      
      于是我们就一起去了玉泉寺看老和尚,当时有许多居士在五叶堂,在听师父开示。一位老太太问师父:师父你可来了,我先生瘫痪了,您给灌灌顶,治治病吧。师父竟然出乎意料地回答:“生病了?去医院。前几天师父也病了,照样去医院,该打针打针,该吃药吃药。要正信正行,不要迷信。”
      
      听了师父的回答,我当时感觉奇怪。因为凭我的过去的经历与看法,如果是以前见过的那些大仙、和尚,应该会说:好呀,可以。然后像模像样地念念有词地给人“治病”。但是师父的回答,让我疑惑,让我刮目相看,值得我重新看待、重新考虑对老和尚的看法。
      
      但是,师父说的这些话还没有让我生起恭敬心。
      
      另一位居士起身走过来,给师父跪下,正要问问题,师父说:你的事没事,不用说了。我心里又一惊:这老和尚不是有本事,就是忽悠人,别人不说他都知道是什么事?
      
      当四哥和我与师父单独在一起的时候,师父拿出了皈依证,和蔼可亲地说:老五你来了?师父等你十年了。四哥乘机让我皈依,我就此半推半就地皈依在了老和尚座下。师父赐我法名“明忍”,告诉我:明忍这个名字,我给你留了十年了。
      
      从此我就把师父作为慈父,心灵的依靠。
      
      我曾经是浪子,到师父这里,浪子回头。
      
      师父把我回炉重塑
      
      皈依师父后,我简直就是回炉重塑。师父把我重新回炉,打散了,熔化了,重新锻造。
      
      记得一次我和师父说:师父我的修行还浅,在社会上,遇事还是爱发脾气,有时还想动手打人。
      
      师父喝了口茶,看了我一眼慢慢说:修行?你没有。我听后如雷贯耳,羞愧难当。
      
      我就觉得很奇怪:我一直在做“善事”,竟然没有在修行?
      
      师父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,对我说:你四哥在修行了。
      
      我更不服气了,我想我自从皈依,跟着四哥一起做事,从未懈怠,已经这样了还是没有修行?
      
      接着,师父好像是为了照顾我的感受,说道:“你正在前行,远远地看到庙门了,似禅心“十牛图”中的“寻牛”——已经找到方向了。
      
      师父的棒喝如醍醐灌顶,愿我像我的法名一样——忍,从此,我翻阅各部经书,精进学习,做事能忍则忍。
      
      2012年,我去参加四祖寺的生活禅夏令营,远远地,师父在山门外迎接我们,说:你来了?师父等着你呢。师父竟然知道我要前来?
      
      第二天上午,寺里发给我两身大号的居士服,尺码正合适,当时我高兴地不得了,师父就连这样的细节都能照顾到。在慈云阁开营仪式时,四哥告诉我说师父找我。我心里纳闷,师父不是在讲课吗?找我什么事?来到慈云阁,我看到主席台上有我的姓名牌,原来师父要我坐到主席台上做居士代表。
      
      晚上普茶,师父又要我坐在上排,还挨着师父好近,师父对营员们说,台上的是有高僧大德、诸山长、学者教授、居士代表等,都是有修行的人,有什么问题可以向他们提问。我诚惶诚恐,又好像恍然大悟——师父当初对我的棒喝,是对我的激励。老和尚的胆识也真是无人能及,敢让我这样初学佛的人坐在他身边被营员提问。
      
      普茶过后,师父拉着我说:走,跟师父走。今天起全国好多人都知道你是老和尚的徒弟了,你也可以骄傲地给人说你是老和尚的在家徒弟了。以后要好好修行,和谐社会和自己以及身边的每一个众生。
      
      上台阶的时候,我想要搀扶着师父,师父笑呵呵地说:你扶师父啊,好好好,迷时师度,悟者自度。我当时并不明白老和尚的意思。
      
      因为那几年做了一些错事,有些逃避现实的心理,我跟师父说让我出家吧,我愿将一半的财产捐给寺庙。师父说:不要,你回去睡觉吧。
      
      第二天早,师父让明波师把我叫到丈室,跟我说:以后你要好好修行,亲近明海大和尚,护持明憨师和崇朗师。还要学会忍辱,暂时不能理解的事要记住师父给的法名——明忍,不要发脾气。好好护持道场,十年后再回头看自己。
      
      后来我才想明白,师父这是在交代后事。
      
      2012年腊月二十七,那时老和尚刚刚从北京住院回来,我去四祖寺看师父,这次见老和尚也是最后一次了。当时老和尚一见我就很高兴,说:你来了呀,嗯,好好好。修得不错,有僧像了。老和尚叮嘱我说:一定要家庭和谐、企业和谐、一切都和谐。
      
      和老和尚交谈完以后,老和尚还深切地叫我们住一晚上再走,但快要过年了,所以我也没有留下来。以往每次去见老和尚,老和尚都是如此,总是叫我们吃完饭再走,住一晚上再走。以往每一次,我都听师父的,就这一次,我没听师父的,没想到就再也见不着师父了。
      
      学习生活禅后,我逐渐理解了“扫地恐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”的意义。主要还是要有慈悲心,而慈悲心表现在多方面。还有就是放生,能够培养慈悲心,见了众生都能起恭敬心,自然你的智慧就出来了,不吃肉就是最大的放生。
      
      与老和尚接触这么长时间,我感觉老和尚就是老和尚,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,是唯一能让我有父亲般依靠感的亲人。
      
      这般灯灯相传永无尽
      
      师父过世之前我有感觉,有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,就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,我情绪很差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没出门,我设想了这个设想了那个,但我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师父会走。
      
      那一天,飘起春季里罕见的漫天大雪,我接到师父去世的消息,感觉天崩地裂了。我问:可不敢拿这个开玩笑。可是,我马上明白,没有谁会拿这个消息来开玩笑。师父,他老人家是离开我们了。
      
      我马不停蹄地赶往四祖寺,可惜没能见师父生前最后一面。
      
      我曾经告诉师父说我想出家,师父说,这是逃避现实呀,你要真想出家,好,我等你十年,十年后你再来找我。十年了,我没了出家的念头,但是我要继续护持师父的道场。自从老和尚把我皈依,就改变了我从前的习气,我明白了,作为一个男人要有担当,承担起自己的责任。
      
      今年上半年,一位朋友邀请我去一个大学讲座,讲述我的经历、我的成长,以及如何与老和尚结缘,以及我学生活禅后的改变。我从早上八点半一直讲到中午十二点半,两三百人没有一个离开,让我很感动啊。
      
      这是师父的生活禅对我的影响,我要灯灯相传,将它传播出去。
      
      我要让别人看看,我是净慧老和尚的弟子,他老人家的俗家弟子是这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