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陈明常:音容笑貌 宛如昨天
  • 出处: 作者: 上传时间:2016-04-07 点击数:
      我法名是明常,85岁了,去年是本命年蛇年嘛。我这个法名是明海大和尚1995年底给起的,我问明海法师,您怎么给我起名叫明常啊?他说你的俗名叫陈万松,松柏常青嘛,所以叫明常。
      
      光华路上的省佛协
      
      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当时省佛协的地点在光华路,净慧长老是河北省佛教协会的会长。地点在长安纺织品公司的那个楼一共四层,省佛协租了一层,一年的租金当时是12万,房子大概相当于有二十出头那么些间,我记不清当时挂没挂河北省佛教协会的牌子。居士夏泽红夫妇一年拿30万元,12万块钱交房租,18万块钱资助印刷《禅》刊。那会儿《禅》刊没那么些人捐钱,资金来源主要是他们两位发心的。
      
      我1995年的时候才找到佛协,也是一个小同事的妈妈信佛,告诉我佛协在哪我才找到的。那会儿那里既是佛协办公地点,又是一个念佛堂,每周日的时候上午讲经,明海师、明证师都讲过,明证师后来被老和尚派到了匈牙利弘法,11年啊,了不起,在那儿建了个中国寺院,也是我们中国佛教的弘法场所。
      
      我是找到了佛协后,后来才去的柏林禅寺,那会柏林禅寺前边的工程都完了,我只参加了万佛楼的奠基仪式,省委的统战部长致辞,他表扬了老和尚四句话:第一层意思是老和尚来河北时,经过文革破坏的柏林禅寺只剩下十几棵柏树,破烂凋零。第二个意思,在老和尚的辛勤努力下已经建成了当时的观音院,普光明殿等大殿。第三层意思,呼吁护法居士发心恢复修建这个千年寺院。第四层意思,万佛楼建成了,这个柏林寺就整个建成了。他讲了四条整着四个含义,这是一个情况。
      
      我记得好像是1996年本焕老和尚来了河北一次,这是我听说的,我那会儿没在场。本老那天给大家开示了,老和尚陪着他。本老就问净慧长老:你来河北好几年了连个“窝”都没有?“窝”指的是佛协,因为那会儿柏林禅禅寺即便没建起来,怎么着也有一两个殿了,光明殿和观音殿啊恐怕有一两个了,就是有局面了。而省佛协还在租房子,这是本老说的没有“窝”的意思。
      
      省佛协搬到虚云禅林
      
      1997年,净慧长老把虚云禅林接过来,最早这里叫重胜寺,老和尚为了纪念师父虚云老上人所以改名叫“虚云禅林”。常弘师、常开师他们几位都到了虚云禅林。打那开始,宗教活动场所的一些证明就办下来了,那会儿住的都是小平房,因为当时的寺院都让公社给占着,让村里给占着,因为办小学嘛,小学盖的平房。
      
      净慧长老计划着在这里盖楼,省佛协就在这里办公。这么着,1996年底设计出图纸,1997年开工建设,1998年初就投入使用了,从那会儿起省佛协搬到虚云禅林的慧日楼,自己有房子了,不再租了。三楼是当时的大殿,二楼西面是出家人的寮房,东面是佛协办公的地方,一楼东边也是佛协办公室,西面也属于寺院的。用本老的话说就是有“窝”了。
      
      2003年,常弘师信任我就让我当会计,那会儿她是虚云禅林的当家的师父,我去那会常弘师还没收徒呢,常弘师让我管帐。
      
      因为省佛协在这里办公,见净慧长老的次数就很多,只要老和尚来,我就做菜给他吃。老和尚喜欢吃我做的菜,那一年他73岁,我77岁,我炒好菜给他端过去的时候,他拿着筷子夹着菜看着我说:我这个73的让你这个77的做菜吃!说完了就哈哈哈笑,我也笑,都高兴。那天我做的好像是烧冬瓜,那天做菜的一共两个居士,我给做了三个菜,那个居士给做了三个,这是省佛协在虚云禅林的时候他在那里吃的最后一餐中午饭,那后来省佛协就搬到裕华路上了。
      
      长老修复了真际禅林
      
      我听说的,当时是开宗教会啊还是政协会啊,当时的一位省领导就问老和尚,省佛协办公地点在哪啊?老和尚说在于底村。省领导就说:其它宗教的办公场所都在市里边,唯独佛教在村里面,不方便,也不合适。
      
      原话不是这个原话,但是这个意思,就是让净慧长老搬到市里来,省政府给你一百万资金支持。后来老和尚和大和尚就在市里找地方,先找了一些地方,有些不合适。后来赶上郊区撤消,现在佛协的地方就是原来郊区的人才市场,取消郊区人才市场变成裕华区的人才市场,后来又变成了桥西区了。这个地方是郊区的人才市场就空了,空了一年多。
      
      老和尚知道了这个情况,后来就把这栋楼买下来了。省里支持了一部分钱,柏林禅寺给拿了一部分钱,佛教协会本身没钱,那会儿办刊物还是夏泽红她们拿的钱。老和尚为了方便市里的居士们,所以这里开始的时候也是以念佛堂的名义,起名叫真际禅林,真际是纪念真际禅师,也就是丛谂禅师。
      
      2004年6月19日,真际禅林正式开光启用,第一任监院是明憨师,明憨师在这儿呆了三年,接下来明勇师呆了三年,然后是利生师、明影师。2004年的“5.1”开光前,我过来在这边工作,还是会计。
      
      爱护关心出家在家弟子
      
      作为师父来讲,净慧长老很爱护徒弟,包括我们这些在家的弟子,也一样爱护关心。
      
      净老来真际禅林的最多的时候是开光以后,2005、06、07这三年都来得多。他不讲经了,就是见客人,主要是明海师讲经。
      
      他对我们这些老同志非常关心。这些年来,我不在真际禅林这边就在虚云禅林那边,我基本上不回家,除了孩子们叫我出去吃饭,我就在寺里吃住。有一次净慧长老来了没看见我,就问客堂的吴居士:那个老居士呢?这是在问我,因为他知道我比他大,我比他大四岁,看不着他就会问,关心人啊。每次他来的时候,我都给长老顶礼,他就叫侍者把我搀起来。
      
      居士皈依一般都是大面积的,另外再皈依净慧长老就再拜他,我是听了人家建议我也拜他,净慧长老问我:“你想求什么啊?”我当时心想我就想拜您没别的,所以我说“无所求”。他就说:那太好了嘛,无所求就对喽。这是他的原话。
      
      后来我出来,有居士问我,“老和尚问了你什么啊?”我说净慧长老问我有所求没有,我说无所求,居士问我:“你怎么答无所求啊?”我说我真没想求啥,我就是想拜净慧长老所以无所求。这是一件,这是他亲自跟我讲的话,开示我的。
      
      再一次,净慧长老写文章需要查资料、查字典。好像2001或2002年的时候,那会儿有省佛协的流通处,不是虚云禅林的流通处,那会儿是赵居士负责,我就找到他问:有没有虚云大师的《佛光大辞典》啊?他说有。我就拿了一本给净慧长老看。净慧长老说:对,就要这个。后来我一想我干脆供养老和尚一套吧,我就问赵居士这套辞典多少钱。伍佰元。我就供养了净慧长老一套。他挺高兴,说:“好喽好喽,我有字典喽”。这是我亲自做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说起来这些事,有些都忘了,认识老和尚、追随老和尚,这也快二十年啦!二十年,这么快,老和尚的音容笑貌,好像就在昨天似的。
      
      净慧长老的修行非常到位
      
      净慧长老的修行非常到位,他带着居士们在真际禅林打过一次禅七,我也参加了,应该是憨师做监院的最后一年,晚上他开示根本都不用讲稿,不是像什么论坛啊、开会啊有稿子再自由发挥,净慧长老是完全地出口成章,不仅文章上这样,在偈语上也是这样,而且你听了以后感觉没有瑕疵,怎么说都条条是道。他老人家不愧为是个高僧,属于哪位菩萨再来。
      
      他在金钱这个问题上是非常严格的,应当说他持的是金钱戒。居士们捐的钱嘛,往他手里一递,如果有侍者跟着他就给侍者,侍者凑起来以后交公,我所知道的他的弟子们都是这样,你说常弘师吧,我在虚云禅林那么些年,春节过年人家给她拜年供养他,她积攒起来和到一起多少钱,然后都交公,因为我记账啊我知道。在真际禅林这几个当家的师父都是这样,明憨师,明勇师,当着您面就搁功德箱里去了。
      
      净慧长老是4月20号走的,他走的那天早上,8点多钟,有一个居士给我打电话说老和尚没了,我一听说之后,我在客堂我眼泪就出来了,我就出来往外走,他们就问我怎么了,我说老和尚没了,我要出去大殿磕头去。
      
      好多人围着我都惊呆了,都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