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众居士:当时只道是寻常
  • 出处: 作者: 上传时间:2016-04-07 点击数:
      当时只道是寻常
      
      讲述:刘丽华、孙玉玲、林奇居士 文字整理:褚亚玲
      
      刘丽华:师公几句话就是一堂课
      
      2007年2月9日,我和孙玉玲师兄我俩一起皈依在明海大和尚座下,我们通常称净慧老和尚为师公。因为我们九个人的法名是按“守愚如一、见贤思齐、乘”这九个字排的,我的法号就是耀思。
      
      跟师公第一次见面是在钱塘茶楼,那时我们刚皈依时间不长,当时我还要让老和尚给我改我的名字呢,按照世俗的理解,“耀思”谐音听起来不好听。老和尚就特慈祥地就笑, 说:耀思好啊,有死才有生嘛?干嘛这么在意这个呢?让我们就看破这个“死”了!我记得是这么很简短的几句话,可师公几句话就是一堂课。
      
      孙玉玲:告诫我们恪守女人本份
      
      老和尚开示我们:尤其女人,在家庭当中不要太强势了,要学会怎么把生活禅落实在家庭当中。要和谐嘛,对家人好,和谐就是家庭关系处理好,尤其对先生不要太强势,要站在一个女人柔弱的位置,做好家庭工作,对孩子要慈爱。
      
      这件事师公讲过两次,语重心长地,所以我们都牢记在心。
      
      跟师公见过许多次,我经营过一家至美会所,有一次师公来石家庄,想筹些善款,因为湖北黄梅四祖寺要换瓦,资金不足,我们当时组织了一些石家庄的居士来参加,包括几个开发商,他们也是听闻了老和尚的威名挺敬仰的,都愿意跟老和尚亲近亲近。
      
      我们先去虚云禅林接上老和尚,那时候老和尚身体不好,他给我们的感觉是——他一直很疲惫但一直在坚持,我们非常受触动,真的是感动。他身体状况不好还跟每一个人合影,不厌其烦地,大半天下来,断断续续地也有几十人。
      
      那天也是我先生第一次见师公,我先生他那时不信佛教的,见了老和尚之后,听了他的开示就有些改变,很虔诚的,我先生真地对师公极叹服。
      
      刘丽华: 非常洁净一尘不染
      
      有一年的春节期间,湖北黄梅大雪封山,刘晓迪哭着给我打电话,说要去四祖寺,她看到师公写的一首诗:老大缁衣寒彻骨,立锥无地未为贫。她为诗里描写的境况所触动,担心师公的生活都成困难。正月十五,她先去了。正月十七,我跟其他朋友一块去看的师公,见了我们师公也挺高兴的,告诉我们不要担心他,还带着我们在寺里到处看了看,让我们放心吧,说他现在生活各方面都挺好的,带着我们看他的厨房,还专门有一个电脑微机室,到处都很整齐,还带我们看了看他的卧室,我最深刻的印象,到处都非常洁净,一尘不染,他在自己生活方面那么一丝不苟,非常整洁。
      
      林奇:关照得每一个人都欢欢喜喜
      
      2012年十一的时候,我和孙师兄还有几个人去湖北,师父见了我们以后很开心欢喜,跟我们聊了很长时间,送我们每人一个大黑天财神的木雕像。老和尚鼓励我们让我们好好做事,欢欢喜喜地去做事情,我们也挺感动的。师公观照我们的一举一动都非常细微,我们内心的波动什么的他都能观察到,总之关照得我们开开心心、高高兴兴的。我们在下边还说,不得不佩服老和尚的智慧啊。
      
      孙玉玲:当时只道是寻常
      
      在师公走得头一年,郊区留村有件事,这村子里有个三皇姑庙,年代也很久远了,村子里有几百个居士,这个庙对这个村子很重要,但是这个庙一直没有正式的宗教场所的手续,他们就找到我,问我能不能帮助办下正规的手续。
      
      我就带村里的那些居士去找师公,师公考虑的特别周全,他看了当时庙的遗址照片,给起了名字叫观音院,鼓励我们这件事非常好,一定要做下去,现在这个庙也在重建。直到现在,这些村民们都非常怀念师公。
      
      他这个长者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关心很细微,甚至行为举止他都观察得特别细微,我记得有一年我跟林奇去老祖寺看师公,见了师公要行礼嘛,地上也没拜垫,我就行礼,师公看了以后他说这样不行,姿势不正确,就一遍一遍、不厌其烦地教我。当时我特不好意思,惭愧,从这种日常的行为举止上,他都观察的那么细微。
      
      其实生活中的许多细节我们都不太注意,师公教我们怎么做好一个佛教徒,从最细微的点点滴滴做起,我们这么微不足道的举止师公都很关注,可见他在修行上要求是很严谨的。
      
      孙玉玲:如水起涟漪,圈圈扩大
      
      自2009年始,生活禅研究班我们读了三年,在邢台玉泉禅寺刚开班的时候,老和尚给我们开示,给我们生动地讲了一节课。他说:这个班给大家提供了这么好的寺院、这么好的机会,要珍惜这次机会。
      
      三年下来,卓有成效。
      
      我在内心调整方面的收获比较大,因为多年来在社会上做事,跟家庭、跟寺院的师父们、跟佛教接触的少,难免有自己的习气,但是每个月去上课,都好像是一个周期性的调节,如心灵修复,起到很大作用。班上的学员改变都很大,我们企业里的员工也都感觉到了,我们做事的方法真的是完全改变了,对待下属或上下级关系,我们不再是最早的想法,一变而为:我们就觉得应该把这些美好的理念都传到他们身上,受用的不光是我们,我们的员工也很受用。这是一个传递美好的链条:先传给家人,再传给员工,再传给身边的人,如水起涟漪,圈圈扩大。
      
      师公给我们留下的,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瑰宝。
      
      林奇:师父改变了我们的人生
      
      当他走了以后,特别怀念他在的时候,就觉得亲近的太少了,不算是在书本上的,不算很遥远,但是只有在师公的身上,真的这个菩萨就在我们身边。这就是菩萨,一直在指引我们,师公真的对我们人生改变了。
      
      刘丽华:像孩子依偎在长辈身边
      
      2011年,正月初一我们去给师公拜年,跟他约好,明天(初二)带专业摄影师来给他照相,师公一向很随意,没有正规地照过相,这是第一次。正式照集体照的时候,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寺里的师父们团聚在老和尚身边,他们真的就像孩子围绕在父亲身边一样,让人心里暖暖的。
      
      后来我把这些照片做了个精美的影集,每次翻看这个影集就觉得老和尚没走,就觉得他活在我们心里。
      
      刘丽华:师公从来不考虑自己的身体
      
      有段时间,师公从湖北回来后去玉泉寺要多一些,我们就去玉泉寺看他。有一次说起正定临济寺的情况。师公对此非常关心,他说那里是临济宗祖庭,他说非常想在有生之年把临济寺也重新修复,因为临济弟子甲天下,每年韩国、日本的许多同修都会来临济寺参拜祖庭,作为河北佛教协会的会长,看到还没有完全中兴的祖庭,他感觉自己责任很重大。
      
      师公提到,2016年,临济宗将在上海在举办“纪念临济宗创办1500周年”的盛大活动,他心里很着急,希望能在此次重大活动之前把临济寺修复好,直到最后病重,他还没有放下这些担忧,他对佛教事业的责任感让我们动容。他这个心愿没有完成啊。
      
      他这一生,一点私心杂念都没有,他从来不考虑自己身体怎么样,我们跟他接触越多,就越深刻地感受到他真的把这一生都献给佛教了,尤其是在河北这块土地上,看看他做出了多大贡献!我们亲眼目睹的,我们接触过的人,有谁像他这样鞠躬尽瘁?多大的领导在他面前也会被他那种摄受力、那种智慧所折服,他的思想对这个社会太有益了。
      
      孙玉玲:师公让我们受益终生
      
      有一年,我们去当阳玉泉寺,是因为老和尚把寺庙修复好以后,把方丈的位置让给当地的一位师父了,他卸任,而且是无偿的,唯一的条件是“不要收门票”,把大门向信众们敞开,此外没有任何条件。
      
      我们非常佩服师公的这份胸襟,在尘世中,有几个人能做到像他这样“无我”?而且这个接任的方丈也不是师父的弟子。
      
      就像一股清泉流过所有人的心。
      
      全国各地不同的寺庙里,出家师父们的流动性很大,师公有一次跟其他师父说:你们都可以走,我不可以走。这是师公的担当精神与责任感,他绝不会一走了之的,他会把肩上的担子,永远地扛下去。
      
      想想师公这一生,修建了这么多寺院,没有向国家要过一分钱,而且,他从没有让我们感觉到他有困难之处需要人帮助,从没有,他从来不把这种负面的情绪带给我们,他全都一个人扛,真的,再没有见过比师公更坚强、更有担当的人。包括师公身体那么不好,也没来没有让我们感觉到他的病痛,他只是自己默默忍受。
      
      师公这一生真的是大放光芒,他这一生做出的成绩,我们无法用普通的语言来表达,他在我们这些佛教徒的心灵中种下了菩提种子,我们是受益终生的。对我们的家人,对我们的员工,对周围的朋友,对全社会,他教化的作用是无形的、春雨润物般地深入人心,不知不觉间,已经万物复生。
      
      林奇:师公就是活菩萨
      
      在我们心里,师公就是活菩萨,我们从来没怀疑过,而且越来越坚定。认识师公以前,我们觉得对菩萨行的描述都是书本上的,不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,但是,师公让我们知道,活生生的现实中就是有活菩萨存在的,他就是这样的活菩萨,他的这种菩萨精神就是我们所向往的,我们将来也要去追随的。
      
      刘丽华:无私纯粹的风范
      
      老和尚为这个社会做出了多大贡献,挽救了多少家庭,当今社会太需要这种人了,当今社会还没有见过想他这么无私的人。
      
      师公圆寂后,我们在现场做义工,负责维护秩序,义工们手拉手围成一个圈子维护秩序,怕现场太乱了。当时我注意到有一个看着好像60多岁的农村妇女,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她的穿着一看就是那种农村的穿着。有位认识她的居士特别尊重她,就让她进来了,进来就让她坐下了。后来才知道那是老和尚亲妹妹,对我的触动真的是很大的。
      
      林奇:“鞠躬尽瘁”的师父
      
      这个社会,有些人不了解佛教的,被一些表象所迷惑,就说做一个亿万富翁不如做一个方丈,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真的很难受的,他没有把自己的一丝一毫留给自己的家人。什么叫无私的人,什么叫无私奉献,这就在咱们眼跟前,咱们亲眼目睹的。
      
      一个长者,到他这种年龄这个位置,他的一生没有给他自己留下任何东西,也没有给自己的家人一点私利,他都没有,整个把他的身心都奉献给了佛教事业。
      
      上世纪70年代那会儿,我们还小,就听说周恩来总理怎么鞠躬尽瘁,那时就觉得“鞠躬尽瘁”这样的人离我们很遥远,但面对师公,这四个字时时浮上心头,这是我们切身的体验。什么叫鞠躬尽瘁啊?真真地就在我们身边,师公让我们彻头彻尾地感受到了。
      
      孙玉玲:师公的菩萨境界
      
      2012年“十一”见师公的时候,就已经觉得师公身体不太好了,他不能离开水杯,一会就得喝水,要不就说不出话,总是咳嗽。
      
      2013年4月20日,李大姐通知我们的师公去世,心里很难受,开车路上眼泪就不由自主流下来,就觉得师公怎么那么突然就离开了呢?我们当天赶过去,崇严师把我们带到师公屋里,看见师公在床上躺着,身体都很柔软,我们在他旁边助念,真的就觉得他没有离开我们,就像是睡着了,在四祖寺呆了五天,直到把师公送走。
      
      师公他走了以后,天上有许多那些瑞象,很神奇。那几天一直阴雨绵绵,我感觉老天都在哭。定了荼毗的日期后,当天下午,雨就不下了,第二天就晴空万里。我们到现场,就是蓝天白云,天上的云像片片莲花瓣,真是不可思议。
      
      我认为师公他没有走,就跟菩萨一样,依然在用他的眼睛注视着我们。不过,换一种思维方式来看,也许师公认为到时候了,他该走了,这样也能更好地历练一些年轻的师父。就跟达摩祖师似的,他找到了接班人以后,有传承他的禅法的人了,他就先走了。
      
      就说咱们老和尚这种担当精神,要是社会生活中多有几个这样的人多好!回想和师公相处的无数场景,当时只道是寻常,可人走了以后才知道有多珍惜,有多珍贵,但,我坚信,师公的菩萨境界真的从没有离开过我们。